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教育,让我们富有;文学,让我们高贵。

 
 
 

日志

 
 
关于我

60后,生于湖南永州市。现居广东清远。广东省特级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百千万”名教师培养对象,清远市首批中学名师,清远市首批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清远市清新区高中语文教研会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教学专著,散文集、诗集及中篇小说集等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望着那一地信件(小小说)  

2009-12-11 21:32:57|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老师,你有封挂号信,我想帮你拿过来,小朱硬是不肯。他那人啊,一定是见我身上偏偏没带那一毛邮件专送费吧。小气鬼!”我一进办公室,同事老马就气冲冲地向我诉说。虽然我刚来这里不久,但对马老师的性格与略知一二,快嘴利舌,急性子,但人善心好。乐于助人,因此,她说的话,我自然坚信不疑了。见她那生气的样子,我只好安慰她说:“好吧,马老师,谢谢你了。我马上去邮所取。”说完便匆匆往邮所走去。挂号信吗,当然重要,自然急于要看的。

走进邮所,里面围着不少人,小朱也在帮着忙个不停。我急于打新他手中的活,问他要信。他把信递给我,撕张邮件投递专送费收据,问我:“你就是新来的林老师?……”我只是点了一下头,甩下一毛钱走了。小朱喊道:“林老师,付给你收据!”这时我已跨出了邮所。

为取信一事,本来就有点气了,谁知家里来的挂号信更是令我为难。因此,几天来,心里老是不舒服。

记得是一个周末,我从朋友处玩了一天回来。一开门便见地下有—封信,捡起来一看,是个挂号的。我想一定是小朱见我不在才从门缝里塞入的吧。他怎么知道我的住处呢?我没有付挂号专送费,他也愿意塞信吗?我想这样的小气鬼,一定会找上门来要钱的,干脆自己先去付了那一毛钱吧。偏巧他又不在邮所只好等他找我了。

然而,一天两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我们虽然又几次碰面,却末见他提一毛钱之事,我也装糊涂想不了了之。只是仍然应付似的与他点点头。

由于我经常给报刊投稿,加上朋友较多,来往信件不少,几乎天天都有,有时一天就十来封。于是小朱就干脆把我的信件另外分出,亲自送到我家里,仍然是从门缝里塞入。每天下午下班回来,推开门,首先让我见到便是一地信件。其中也常常有挂号信、快件及汇单之类。这些东西按理都是要付专送费的,所以,后来我专门去邮所找小朱付钱。他说:  “其实,这也不是非要付钱不可。林老师,你何必这样客气呢?”我也不多说,把钱往他办公桌上一推,走了。就这样,他第二次收了我的邮件专送费。

我想,这样也好,等多了才给他付总的,省事多了。反正这时我已了解到学校的挂号信件都由收发室老头代签的,只是他一律不付专送费,尤其像我这样信件又多。这也许是小朱专程给我送信的缘故吧。

过了几个月,我又该付他不少钱了,一合计共有六元多。那天我去邮所找他,见他不在,便走了。后来又去了几次,仍不见他。在他办公桌上忙着的是一位陌生的小胡子青年仔。邮所夏所长告诉我;“这是小范,接替小朱的,他几天前调走了。”我心里一惊,小朱为何要调走呢?然而又不便问夏所长之原因。但想到这几天的我门缝里仍有信件塞入,便问小范:“这几天是你给我送的信么?

“是的。”

“知道我的住房么?

“当然知道,小朱走前带我去过。他还特地告诉我,说你信件多,最好专程送你。”“小范的话令我痴呆似地沉默了许久后才问所长道:“挂号信件的专送费一定要付的么?

“当然要付。这有规定的。”

“小朱没拖欠所里的专送费吧?

“没有,一分也没欠。”所长望着我笑着说。看得出,我的问话又似乎成了多余。我没有再望一眼所长和小范,低着头走出了邮所。

多少个日子过去了,每当我见到房里的一地信件,便是内疚,惭愧。

为小朱,为一个年轻得嘴上无毛的太普通不过了的小伙子邮递员。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