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教育,让我们富有;文学,让我们高贵。

 
 
 

日志

 
 
关于我

60后,生于湖南永州市。现居广东清远。广东省特级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百千万”名教师培养对象,清远市首批中学名师,清远市首批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清远市清新区高中语文教研会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教学专著,散文集、诗集及中篇小说集等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用虚构还原真实  

2009-08-22 17:35:34|  分类: 文艺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评邹天顺中篇小说集《普九》
                                         马忠
   
   小说乃社会的心声,一部好小说应能有力地激起人们的情感波澜。巴金先生在《随想录?探索集》里说过,自己写作并不是为了当文学家,“我写作是因为在生活。”记下的是自己“在生活中探索的结果如果用虚构还原真实 - 嶷子 - 嶷子的文学园地”,事实上,这些话既是作家从事艺术创造的真实动因,也反映了文学的客观规律。我们写作,主观上

为自己,客观上自身是融入时代和社会的潮流的,自然也就合于世道人心。近日,读了邹天顺的中篇小说集《普九》,便有此感受。
   《普九》不回避现实,写了当下社会重大的事——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但又不谋求所谓“宏大”主题。作品写了官场,但不是官场小说;作品写了商场,但不是商业小说;作品写了儿女私情,但不是家庭伦理小说。好看、故事性强是这篇小说的最大特征。这不奇怪,邹天顺是一个讲故事的好手,他知道怎样把现实生活变成“故事”。如果仅限于此,未免太过片面了。事实上,邹天顺还是一个极其重视“思想”、重视“深度”的作者,而且这种“思想”与“深度”也正是他的“小说性”的有机部分。他不愿让“现实”或“题材”伤害了“小说”,但反过来也一样,他不愿“小说”伤害了“现实”与“思想”。
   《普九》是一篇不愿在当下现实面前“失语”的小说。在接力县县委、县政府以及教育局和各间中小学为实现普九达标的过程中,当下社会各个层面的问题,比如官场腐败、经济秩序混乱、底层民众的艰辛等等,在小说中有着全方位的批判性的揭示与呈现。而且,这篇小说巧妙地处理好了大与小、整体与局部、个体与集体、点与面的关系。小说的聚焦点始终没有脱离对原教育局副局长老姜在事业和家庭中种种矛盾、困惑与无奈的追踪,对大问题的思考、对教育和社会的关注最终都落实、折射在主人公个人的命运中。这使得小说中的现实、思想都有了情感,有了感情性的生机,有了个体生命的“温度”。
   在有限的篇幅中如何拓展想象的维度?如何努力进行挣脱束缚的叙述,使小说文本与现实、与阅读保持更大的弹性是创作者必须面临的课题。难得的是邹天顺的《喋血鸳鸯树》,就避免了时下那种“通俗文学热”的“肥胖症”。它既有武侠小说的刀光剑影,也有爱情小说的怒目情仇,更有着人世间的美好愿望。该小说在艺术表现上,极具故事的传奇性。小说围绕鸳鸯树展开,故事生动、紧张、刺激。传“奇”——“惟奇不传”,却又真实可信。这是因为生活的真实有必然,也有偶然,并且由无数的偶然构成必然。邹天顺擅于编织故事与设置情节。这样,他的作品就显得分外的“奇”和“巧”。奇得出人意料,出人常规;巧又巧得合理,巧得自然。作品准确地把握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的尺度,新奇而不荒唐,张扬但不怪诞,笔锋犀利而活泼,使小说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大众性和娱乐性。但在创作过程中由于小说过分追求传奇性,“传奇”大于一切,而导致小说只见故事不见“人”,——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展示、人物形象的塑造注意不够。
   《重回老屋塘》是一篇“生活流”小说,小说按照读者已经熟悉的套路进行,特别让人容易接受。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枯嫂,受尽了折磨与凌辱,在经历了现实与理想、欲望与心灵、爱情与亲情、沉溺与挣扎之后,深受毒品之害的她最后毅然决然地将几包烟“一包包地丢进了火炉”。小说哀伤的格调实际上是作者对于人性、道德与良知的拷问。结尾对人物命运的悬置似乎告诉我们:枯嫂的这一举动有着独立的主体意识和把握自己人生命运的理性抉择。同时也表明她与痛苦的昨天告别,开始美好新生活的决心。“对现存本身的反抗。让人和事物出场、歌唱、作响、述说的方式,即是否弃、打碎、重建他们的实际生存的方式。”(马尔库塞《审美之作》)我以为这即是邹天顺对《重回老屋塘》这个中篇另外一种意义的隐在的建构。
   在精神异常混乱的局面中,文学首先恐怕应该回到个人内心。有人会说,返回个人内心,这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啊!再说也没有什么标准来衡量。话虽这么说,但任何一个写作者至少有一点可以不用繁琐论证:有没有个人内心体验,一看就知道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邹天顺的小说写实性有余,而想象力不足,缺乏与生活的必要的距离。这样,在有限的素材中,艺术提升的可能必然受到影响乃至阻碍。泥实,是文学作品的软肋。另外,他的作品还应当在社会的深刻性和广度性上下工夫,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
   当然,我的阅读经验是有限的,就像我的旅行经验有限一样。我没有能够读到邹天顺更多的小说,也不能够跟着他思想的路径走得更远。但我得说,邹天顺还有另一条路,或者说另一种生活。
   在现实生活中,邹天顺在清新县,在北江边,在校园中。但在文学世界里,邹天顺在他去过或没有去过的地方,在一处落寞的风景里,在一缕惆怅中。我听见邹天顺在为良心和责任感而喘息,而嘀咕,而呼唤……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