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教育,让我们富有;文学,让我们高贵。

 
 
 

日志

 
 
关于我

60后,生于湖南永州市。现居广东清远。广东省特级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百千万”名教师培养对象,清远市首批中学名师,清远市首批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清远市清新区高中语文教研会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教学专著,散文集、诗集及中篇小说集等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又闻岳父吹笛声(原创)  

2012-01-20 09:11:1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闻岳父吹笛声

邹天顺

今天清早,我们一家三口去岳父家吃早餐。走进小区大院,还没到楼下,便是先闻楼上悠悠笛声,“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又闻岳父吹笛声(原创)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游乐园  “寻声暗问弹者谁?”笛声来自岳父家。再走近一点,悠扬的笛声越发清晰悦耳,吹出的虽是一首老歌,但很耐听,很舒服,虽记不得是什么歌名了,但这首歌的曲谱和旋律我实在太熟悉了。

“这肯定是你外公在吹笛,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吹笛子了,可能是因为你这个大学生外孙放假回来了,他太高兴吧。外公的笛子吹得好听吗?”走在前面的妻子突然转过身来笑着问儿子。看得出,妻子格外的兴奋,笑容格外的灿烂。

“好啊,很好听的,我很久没有听到外公的笛声了,今天听起来格外舒服。我也喜欢吹笛啊,只是很久没有吹笛了,不知道还能否吹得好。”儿子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地做吹笛模样。

一进家门,儿子就迫不及待地直奔他外公吹笛的房间。“笛声不通声渐歇”,房间里便传出了两人的对话声,他们聊起吹笛的事了。“此时无声胜有声”,一会儿的停歇后,悠悠的笛声又飘然而出,时而像在无限清幽的深谷里啼啭,时而仿佛于春天的林木深处喧噪,时而又变为群鸟的啁啾……这是什么歌啊?本来就没有什么音乐细胞的我,自然无法知晓了。

    此时,妻子进了厨房帮她母亲做早餐去了。我既没有进去厨房,也没有去打扰岳父和儿子的吹笛交流会,便悄悄地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双目紧闭,静静地欣赏着从隔壁房间里飘出来的笛声,品味着那熟悉而悠扬悦耳的旋律。笛声越发地幽雅缠绵,越发地爽心悦耳,百听不厌。

几分钟过去了,我依然紧闭着双目,似乎睁开了眼睛,笛声就无法挽留,将远我而去,甚是可惜。然而,我是幸运的。隔壁那恬淡的笛声依然向我飘过来,飘过来,它空灵悠远,婉转动听。

笛声是自然的心语。隔壁房间里传来那嘹亮,悠扬,激越的笛声,在清晨静静的屋子了荡漾着,它让我看到了“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的惊喜场面。可是,却始终无法见到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的幽怨与缠绵,更没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的凄凉与愁情,也许是心情冷落,梅花满天飘落的美景却更令李太白凛然生寒。很遗憾,我有幸闻晨笛,却依然体会不到诗人当时的那种浮躁的心境。当然,也许是才高八斗的李白因怀才不遇,壮志难酬而起忧国忧民之情,而我乃胸无大志的无名之辈,易于安于现状,自得其乐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李叔同的《送别》本来境界悠远,令人生发无限遐想与忧思,而岳父的一首晨笛则是出神入化地演绎成了另外一种境界,如一泓清泉般、清新透明,又如一抹彩虹,飘渺隐秘,于我而言更是陶醉不已。

“万泉河水清又清,我编斗笠送红军……”又是一首我喜欢听的歌。岳父一边吹笛,还一边大声唱了起来。可见,岳父是很动情了,他吹得入迷,唱得陶醉,我知道,他一定又是在摇头晃脑了,因为情到深处的使然啊。年轻时就在万泉河边工作的岳父,自然听多了这首海南红歌,喜欢吹笛的岳父怎能不吹出这首高昂奋进的曲子?前些日子,只是在电视里听过玖月奇迹几乎每次必唱歌儿,而现在我则是亲临现场聆听着岳父亲口吹响的笛声。

今天,早晨的天气本是阴沉暗淡,但因为岳父那宛转悠扬的笛声,将蒙蒙晨雾中的冬色渲染得诗意迷茫,此时此刻,鲜花开遍了我的整个心田,我豁然开朗起来,仿佛整个身心都在聆听悠悠笛声,感悟天籁之音。

昔日,钟子期因为听懂了姜伯牙的琴声而沉迷而成为知音,而我也是因为喜欢听岳父的笛声而陶醉而成为知己!

我豁然醒悟,宋朝才女李清照以“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形容梅蕊因闻笛声而开放, 是因为优雅的笛音可以深入花之心,更可以悸动人之情啊。难怪,当我一听到岳父那优美的韵律在我耳边缭绕时,我的心便随之而低回而高亢,震动的心也随之而悠扬而激昂。那在空中飘荡着笛声呵,我早已情不自禁地跳进了你音符的海洋。

半个钟头快要过去了。窗外的天空开始晴朗起来,屋子里那抑扬顿挫的音符,宛如一些透明的纯真的精灵,也趁机飘逸屋外轻轻地滴落在窗外的树叶上、洒落于楼下的碧草中。

这笛声那么优美、那么动听、那么令人向往,每一个音符都拨动了我一根根神经。我怎能不为之一颤,为之赞扬?

吃早餐时,我更进一步地了解到,岳父在学生时代学会了吹笛,后来又学会了吹口琴,拉二胡。上世纪60年代初,岳父在单位宣传队当过伴奏,当过音乐歌曲的教唱员。但到了文革时期,他几乎就没有摸过笛子,真正重操旧业时已是退休之后了。

今年初秋之际,退休多年,已古稀之年的岳父与岳母一起离开了他工作生活了四十余年的海南岛,来到了女儿女婿所在的小城定居,颐养天年。本来就喜欢读书看报,写字下棋听广播的岳父,依然保持着这一习惯,偶尔还写写自己所见所闻感悟。我想,岳父之最爱当然还是吹笛了。因为笛声于己于人都是一种无可比拟的艺术享受。

好长一段时间不闻岳父的吹笛声,今日闻之,甚是欣喜,岳父的笛子吹得更为娴熟,悦耳,更加扣人心弦了!

                                        2012120日星期五


(本文入选《旅途教育1+1周刊第268期 2012年3月3日

网址http://www.edu11.net/space.php?uid=47&do=blog&id=501198

《清远日报》http://epaper.qyrb.com:7777/content/20160427/ArticelA09003FM.htm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