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教育,让我们富有;文学,让我们高贵。

 
 
 

日志

 
 
关于我

60后,生于湖南永州市。现居广东清远。广东省特级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百千万”名教师培养对象,清远市首批中学名师,清远市首批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清远市清新区高中语文教研会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教学专著,散文集、诗集及中篇小说集等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中篇小说《喋血鸳鸯树》连载(5)  

2012-01-31 11:36:08|  分类: 中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回    尤家村施计换人质   杨家村设法救老头

却说尤四龙由于没有捉住杨菊花等很不服气,在路上破口大骂:“你们这些饭桶,三个大男人抓一个小婊子也不成,还有何用?倒不如取下裤带吊死好了!”那几个后生不敢吭声,只顾低着头往前走。

  
中篇小说《喋血鸳鸯树》连载(5)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游乐园
  骂完之后尤四龙也想到:自己也没有用,还自称武林好汉,今天却连一个姑娘妹子也拿她不下,自觉羞人。

回到衬里,尤四龙顾不得先回家就带着几个后生直奔大牛房去。来到大牛房时,见只有两个人在此守护,于是问道:“他们两个人哪去了?

“他们先回家吃晚饭,我们是两个人一组轮流看守的。”

“那也行,不过千万别让他们跑了。”说完,向两个老头走去。两个老头见是尤四龙来了,就把头转过去也不看他一眼。尤四龙便用手去摸老人的头,老头两眼喷出仇恨的怒火,直射尤四龙。尤四龙不禁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几步,骂道:“嘿嘿,两个老不死的东西,成了笼中之鸟了,跟牛同住一处有什么可跳的,等会儿还有好戏给你们看!”说毕,扬长而去了。

尤四龙回家后刚吃完晚饭,见尤小龙垂头丧气地跑进来,连忙问道:“小龙兄,这次出征园岭寨,情况如何?我给你的任务完成了么?”说完淡然一笑。

“这次还是不顺。他娘的,园岭寨那些狗养的,实在不好对付,他们熟悉地形,爬上爬下如猴子,加上又是晚上,他们藏在树林里一个鬼也见不着,我们只有挨打的份,哪还能砍得了树。四龙弟,你交给我的任务,我特地叫八狗带了十个后生去,可他们不中用,让你失望了。”说完把目光移向尤马人,尤马人好像另有所思,没有在意他俩的谈话。

尤四龙就问:“八狗呢?

“我们清点人数时未见到他,可能是被他们抓了去。待会儿,我去他家看看。”尤小龙这时才想起八狗来。

“爹,我们今天下午抓回了两个杨家老头,还牵回了三头牛,你看如何处置好呢?

尤马人还不知有这回事,听说抓回了杨家人,也很高兴,连忙问道:“他们现在哪?

“与牛一起关在大牛房里。”

“赶快把他们俩带到这里来。”

“是!”尤四龙与尤小龙两人出门去了。

尤马人真是太高兴了,他想,儿子为他做了件大好事,有了这两个老头作人质,还怕砍不成鸳鸯树?

一出门,尤四龙就告诉尤小龙道:“小龙兄,今天太可惜了,四个杨家妹子本来可以到手的,可还是让她们跑了,娘的,小婊子也太厉害了,尤其那个美若天仙的姑娘,武功也实在好极了,我与她战了几十个回合也没伤她一根汗毛,好可惜呵,若是把她们也抓回来,那该多好啊!小龙兄,你要助我一把,到时候再想办法抓她回来!”

“好的,好的,你放心,到时候,我看她有什么绝招,一个小婊子如此猖狂还了得。尤小龙满不在乎地夸海口。

来到牛房时,尤四龙对两个看守道:“把那两个老东西带出来,我爹要审问他们。”

两个老头本想以死相抗,可还是身不由己,被她们拖了出来,带到了尤马人家。

“呵,是你们俩,受惊了。那些小子不懂事,请两位多多包涵。”尤马人喜笑颜开,接着对尤四龙说:“快给他俩松绑!”

尤马人显得很热情。两个老人任他怎么说就是不吭声。

其实,作为上下邻村人,尤马人与两个老头已是老相识,昔日在路头路尾相见无不你说我笑的。想不到今天竟成了这般境地。

“去弄些好吃的菜来给这两位老人!”尤马入吩咐道。

一会儿功夫,两大碗饭菜端了进来。

被绑了几个时辰的两个老人,已是全身麻木,加上—肚子气,哪还有胃口吃饭!于是坐在那儿不理睬他们。

“其实,你们杨家人同意我们把那两棵拉砍了,该多好啊,没有想到你们杨家人那么不通人情,硬是要与我们尤家人过不去。”尤马人两个老头这般样子自己也就满肚子是气。

“我想请二位老人劝劝那些顽固保守派们,让我们把那两棵树砍了,我们绝不会亏待你们杨家村,怎么样?”尤马人按住肚子里的火气继续说道。

“要想砍我们的鸳鸯树,除非太阳从西边出!”一个老人斩钉截铁道。

“不要这样吧,难道就没有个商量的余地地了?”尤马人狰狞一笑道。

“你们要是凭着村大人众欺负我们,那你们就想错了,我们杨家人是你们欺负的对象吗?真是有眼无珠!”另一个老人然不可遏。

尤马人顿时显出不悦的神色道:“现在,你们都成了阶下囚,还嘴硬什么,别怪我不客气了。”

“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随你们的便。”两个老头本知尤马人心狠手辣,但也不愿让半步。

“好的,看看我的厉害吧。来人,把他们绑了,关进牛房里去。”尤马人气急败坏起来。

却说杨菊花等四人一回到家,母亲便问:“怎么这么晚才回家,你的牛呢?

“啊?不好了。”杨菊花大惊失色,猜想肯定是被那些尤家狗崽子牵去了。

去那两个老人家一问,也说两个老人根本还未回家。待杨菊花把情况一讲,知道情况不妙了,顿时,杨家村里轰动了起来。

“赶快派人去尤家村交涉,万一两位老人有个三长两短,那就麻烦了。”有人着急地说道。

两位老人的家属更是急得团团转,跑到杨永书家里来,要他想个法子救人。

“你们别急,他们不会对两位老人怎样的,他们无非是想抓两位老人去作人质与我们交换条件,何况我们也抓回了他们的一个年轻后生。”

经杨永书这样一安慰,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出杨永书所料。第二天,尤家村传出话来说:“只要你们同意把鸳鸯树砍了,我们马上把两位老人放回来。”

鸳鸯树是不能砍的,怎样才能两全其美呢?杨永书先征求大家的意见。

“派几个身手高强的乘他们不备之时把两位入质劫回来,不就行了。”一个勇猛后生说。

“这不行,去人家村里,吃亏只是我们自己,还是另想办法吧。”杨永书否定这种做法。

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决定先用协商的方法看能否解决。

当天下午,杨家村派出四个文武双全的去尤家村找尤马人协商。

尤马人说:“我们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把鸳鸯树让我们砍了。”

“砍树,我们同意,不过我们也有两个条件,一是现在让两位老人跟我们回去我们也把尤八狗交给你们,二是砍树的时候一定要在晚上,因为我们杨家不忍心看见鸳鸯树遭此厄运。”

尤马入想:要不要八狗都无所谓,反正也是孤寡单身汉,他所犹豫的是,晚上去砍树怕又像前几次那样难以成功,不过他想,只要他们不在暗中搞鬼,还是可以的,于是他就答应了。

“那就放人,今晚去砍树。”尤马人怕夜长梦多,不放心。

杨家人说,行。

当天,被关了两天的两个老人放回子杨家村。八狗也回到了尤家村。

当晚,月亮还未露面,四周黑洞洞的,二十几个尤家后生好像经过了多年训练的兵勇一样,异常勇敢与兴奋。

尤家人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今晚。尤马人特地带了一伙人到神堂里拜了神,求祖先保佑这次砍树成功,二十几个后生的父母也在家里求神拜佛保佑他们的儿子平安无事。

二十几个后生过了桥后一直向鸳鸯树方向走去。像上次一样,在离鸳鸯树不到半里路程的地方,又听见了讲话和人走动的影子,不过,他们知道肯定又是土地公公在作弄了,也不理睬,仍壮起胆子往前走。

当他们走至漓鸳鸯树不到一百米远时,他们就清楚地看到,鸳鸯树下站了一排人,个个手里拿着刀。这下却令尤家后生心虚了,他们停下来侧目细听时,才发现有人在树下抽烟,红红的烟火星一闪一闪的。

正当他们定神看时,他们发现四面都有人包周过来了,胆小的全身在抖动,心里蹦蹦直跳,人影越来越靠近他们,尤家后生们就不顾一切往回跑了。

来时还顺利,可往回跑时由于心慌意乱,扑通扑通地有三四个摔入了小河,冷得他们喊爹叫娘的。

原来,杨家人真的怕鸳鸯树被砍了,担心会大祸临头,也派出了几十人埋伏在鸳鸯树的两旁。不过,他们根本没有走动,更没人吸烟,只是隐隐约约地见到尤家人偷偷摸摸地来,随后又见鬼一般不要命地往回跑。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