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教育,让我们富有;文学,让我们高贵。

 
 
 

日志

 
 
关于我

60后,生于湖南永州市。现居广东清远。广东省特级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百千万”名教师培养对象,清远市首批中学名师,清远市首批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清远市清新区高中语文教研会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教学专著,散文集、诗集及中篇小说集等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章太炎:中国近代高徒最多的老师  

2015-11-29 15:55:54|  分类: 美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太炎:中国近代高徒最多的老师

有人曾说,要说哪个教师带出的高徒最多,章太炎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曾有学者言:北京的文史界泰斗多出于太炎先生之门;许多教授开口便说“吾师太炎先生”。章太炎:中国近代高徒最多的老师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诸如黄侃、刘半农、汪东、朱希祖、沈兼士、马裕藻、钱玄同、鲁迅、周作人、吴承仕等。

“章门弟子”可谓名家辈出,这在我国近代教育史上也是十分罕见的。

为什么太炎先生能培养出这么多出类拔萃的文史大家?他的教育方法又有何特别之处呢?

且看,有王安石之风的章太炎,如何教书育人。 

颠沛流离中,始终潜心讲学

章太炎一生不仅勤奋著述,还积极讲学,传播国学。其生平比较集中的讲学有3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08年流亡日本,第二个时期是1913年被袁世凯禁锢于北京期间,第三个时期是晚年在上海、无锡、苏州三地讲学。他的每一次讲学都少长咸集、群贤毕至,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造就了不少文字、音韵、训诂等方面的人才。

这其中,成就最为集中的是东京授业的一班弟子,后来皆成为中国新旧文化的翘楚。这批弟子(陈大齐、康宝忠、朱希祖、黄侃、钱玄同、周作人、马裕藻、朱宗莱、沈兼士、刘文典、鲁迅)民国初年自日本返回中国,大都被罗致入北京大学,进而转变了北京大学文科乃至民初学术之风,在确立中国现代学科领域和学术规范方面具有开创性贡献。 

架子最大的开场白,架不住满腹经纶 

如果要问民国史上哪位老师开场白的架子最大,非章太炎先生莫属。他的学问很大,想听他上课的人太多,无法满足要求,于是干脆上大课。

他来上课,开口就说:“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听的学生们目瞪口呆,“当然也是我的幸运”,下一秒章太炎又补了一句。这幸亏有后一句铺垫,要光听前一句,那可真狂到天上去了,不过,章太炎的学问也真不是吹的,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他有资格说这种话。

章太炎先生到北京大学讲学,可谓盛况空前,来得晚的只能站在窗外“旁听”。满头白发的太炎先生穿着绸子长衫,个子不高而双目炯炯有神,他向台下望了望,就开始用浙江余姚话演讲了。五六个弟子陪同,有马幼渔、钱玄同、刘半农等,都是一时俊杰,大师级人物。老先生国语不好,由刘半农任翻译,钱玄同写板书,马幼渔倒茶水。 

家国情怀和革命理想,投入教学之中

章太炎讲国学,有保存国粹、学术救国的情怀,把弘扬国学作为“识汉虏之别”的工具,要使国人“晓得中国的长处”。

许寿棠说:“章炳麟是革命元勋,同时是国学大师。”

黄侃说:“其授国学也,以谓国不幸衰亡,学术不绝......故勤勤恳恳,不惮其劳,弟子至数百人。”

1903年,章太炎因“苏报案”入狱,1906年出狱之后被送往日本。他在东京一面主编同盟会机关报《民报》,一面继续讲学。当时,朱宗莱、龚宝栓、钱玄同、朱希同、周作人、周树人、钱家治、许寿棠8名中国留学生很想听课,但是因为时间冲突无法参加,于是章太炎“特设一班”,他们每星期日上午去章太炎寓听课。

在一间陋室之内,师生席地而坐,吸引了大批学生,就连日本人也有来听课的。 1908年,由于清政府施加压力,《民报》被日本查封,章太炎仍然没有放弃教学,在当时的严酷环境中,把对革命的热情反而更多地投入到教学之中。 

不因门派关系对求学者另眼相待 

放言“在中国,只有两个半人懂《庄子》,一个是我,一个是庄周,那半个是冯友兰”的国学大师刘文典,就曾拜在章太炎门下。

刘文典和章太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日本的学林社。刘文典久慕先生的学问,一心想拜其门下,就直接说明来意,要拜他为师。章太炎只问了两个问题,从前拜过什么师?读过什么书?

那时候,刘文典明知道章太炎和自己的本师刘申叔(师培)先生已经翻脸,但是又不能不说,心里踌躇了一下,只好说:“我自幼从仪征刘先生读过《说文》、《文选》。”

没想到,章太炎一听刘文典是刘先生的学生,反倒不生气,高兴极了,拉着刘文典谈了几个钟头,谈话间对刘先生的学问推崇备至。拜师之后,刘文典几乎天天去章太炎的住处,向他请教,听他讲解研究经学、小学的方法。

后来,刘文典在西南联大时期成为研究庄子的专家,十卷本的《庄子补正》于1939年出版,有了睥睨学林的气度和资本。当刘文典提及章太炎讲《庄子》时的感受说:“我那时太年轻,他讲《说文》,还能懂一点,他讲《庄子》,我就不大懂。再加上佛学,那就更莫名其妙了。”要追溯起来,刘文典研究《庄子》的发轫,应源自在东京听章太炎讲庄子。 

鲁迅与章太炎:患难与共的师生情谊和师道传承

绍兴周家兄弟与章太炎的师生之谊,也因兄弟俩不同的学问、人生旨趣而相异。周作人认为章太炎的学术贡献以语言文字学最为显著,对他倡导的“革命”却是兴趣寥寥,而他的哥哥周树人则认为先生在革命方面的成就远高于学术。

鲁迅和周作人都是在东京时期,章太炎开设的“国学讲习会”上听得先生讲学。然而,事实上,在此之前,鲁迅早就熟知并仰慕太炎先生。他后来回忆,“我知道中国有太炎先生,并非因为他的经学和小学,是为了他驳斥康有为和作邹容的《革命军》序,竟被监禁于上海的西牢。这使我感动,也至今并没有忘记……”

因着对老师的尊敬和崇慕,鲁迅在章太炎遭遇困境之时,也给予了支持。1908年下半年,《民报》被日本政府查封之后,处以罚款,章太炎在1909年春被抓捕。鲁迅与许寿裳积极筹措,将他们翻译书稿的印刷费,缴纳罚金,章太炎被关押一天之后随即获得释放。

章太炎回国之后,被袁世凯软禁在钱粮胡同三年,鲁迅常探望恩师,逢年过节也不忘问候。在鲁迅心中,章太炎之革命者的身份和价值远甚于学问家。所以,他对于章太炎后退守宁静书斋,成为儒宗,而文集中关涉革命的文字也多未收录的做法,还是感觉有些遗憾。

19366月,章太炎离世,享年68岁。106日和1017日,病重的鲁迅连续写了两篇文章《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两天后的1019日,鲁迅去世,享年56岁。

教育独白:大国手门下,只能出二国手;二国手门下,却能出大国手。

太炎先生门下名家辈出,关于他和学生的故事还有很多。

如果仅以“名师出高徒”来评价先生的教育之道,未免太空泛。因为与老先生同时代的其他名师大家为何没有培养出这么多的人才呢?

老先生晚年自谦:“大国手门下,只能出二国手;而二国手门下,却能出大国手。”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老先生自己解释道:“大国手的门生,往往恪遵师意,不敢独立思考,学术怎会发展;二国手的门生,在老师的基础上,不断前进,故往往青出于蓝,后来居上。所以一代大师顾炎武的门下,高者也不过潘次耕之辈;而江永的门下,竞能出现一代大师戴震。”

这真是中国教育思想史上的光辉论断,也是一位师者,对教育虔诚的独白。

章太炎:中国近代高徒最多的老师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转自六盘飞雪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