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教育,让我们富有;文学,让我们高贵。

 
 
 

日志

 
 
关于我

60后,生于湖南永州市。现居广东清远。广东省特级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广东省“百千万”名教师培养对象,清远市首批中学名师,清远市首批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清远市清新区高中语文教研会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公开出版教学专著,散文集、诗集及中篇小说集等多部。

网易考拉推荐

●语文湘军名师研究与推介(20): 穷其一生为教育的语文教育家林惠生(二)成长经历篇  

2017-07-23 15:40:36|  分类: 文教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湘军名师研究与推介: 穷其一生为教育的语文教育家林惠生(二)成长经历篇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语文湘军名师研究与推介 

穷其一生为教育的语文教育家林惠生(二)

成长经历篇

邹天顺 

湘军视窗

     64,本公众号开设了“语文湘军”名师研究与推介专栏。此后,陆续向大家推介语文湘军的名师代表。

昨天,向大家推介了穷其一生为教育的语文教育家——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广东省名师林惠生老师的教研成果。

那么。林老师为什么会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呢?今天,向大家介绍林惠生教授的成长经历。明天,再向大家推介他产生的社会影响。

 

湘军点将      
个人简历:

林惠生1951.7- ),男,湖南省武冈市人。中学语文特级教师(1998年),广东省第一批正高级教师(2009年)、广东省第二批名师(2009年)

    1971年参加工作,在湖南历任初高中语文教师、语文教研组长和团委书记、工会主席,教过初、高中毕业班十余届,曾任湖南武冈七中校长、湘潭市教科所教研员。

19953月,调往广东省汕尾市教研室工作。

20117月退休后,应邀在广东顺德德胜学校工作(学校顾问和督导)。林教授已从事教育工作46年,其中湖南23年,广东23年,是一位集教学、教管、教研、教督于一身的“全科型”和全能型教育家。

 

成长经历   

一、从教经历

19517月,林惠生出生在湖南武冈市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有上大学,20岁那年就登上了讲台执上教鞭。

19719月—19877月,在湖南武冈县南桥中学工作,任教初中语文(以毕业班为主),历任语文科组长、班主任、校团委书记和公社团委副书记等;

19878月—19947月,在湖南省武冈七中工作,先后任教高中语文(以毕业班为主),历任语文科组长、班主任、校工会主席、副校长、校长兼党支部书记;

19948月—12月,调任武冈市教研室主任(未正式开展工作);

199412月—19953月,调往湘潭市教科所任教研员;

19953月—20117月,在广东省汕尾市教育局工作,任教研室教研员(高、初中及小学语文),兼市教科办主任,2005年起至退休前担任教研室主任。

林惠生老师当教师、班主任、教研组长、团委书记、工会主席、副校长,每一个角色,都很称职,曾12次评为先进工作者,3次立功受奖,还评上了省优秀教师;在广东评了市劳模、省劳模、部级劳模、省名师和全国优秀语文教研员等。

从参加工作开始,他认定一个道理:文科是可以自学成才的,毛泽东、叶圣陶等多少伟人名人,不都没有上过大学吗?于是总是如饥似渴的学习,暗下决心:“我虽然没机会上大学,但一定要争取作的贡献不比上过大学的人小,在语文界特别要像叶圣陶那样,不上大学却成了现代中国语文大师。”

不久,他在工作的岗位上通过自学获得了大学文凭和研究生课程结业证书。而且一边工作,一边做起学问来,对语文的教材教法、写作教学、学习学及学法指导、德育、高考招生科研、校园文化建设及素质教育等方面都有浓厚的兴趣和较深的研究。

 

二、治学经历(五个阶段)

1. 起步: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以“教书·读书”为已任,积累知识,积累经验,积累问题。他坚持上课教书先背书,坚持上完课就写“教后感”,不仅总结经验和做法,更是寻找问题,查出缺陷,并列成一个像“错题本”一样的教学问题本,然后再去思考分析,争取解决。如当时所写的《要盯住教材的“缝隙”》等

2. 冲剌:八、九十年代,他以“课堂预习”为突破口,发起了向学术研究的第一次冲剌。首先提出并尝试把“学法指导”纳入“教学方法”之中,进而开创了一门新学科“语文学习学”,以弥补完善“语文教育学”及“语文教学论”的不足,或者说丰富与发展了“语文教学论”。创立了“学语文”教学的学习型语文教育流派。

3. 发展: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致力于开展以解答教学实际问题的务实性研究。林老师根据学生学习语文时所出现的认知心理问题以及教师的教学问题,运用教学反思等方法,研究并写出了一批“思辨+实证”型论文。如:《只有放开,才能开放——也谈作文开放式教学》《初中语文学习方法系统指导》(专著)等。其中“目录教学法”入选广西教育出版社《当代教法学法辞典》。

 4. 创造:本世纪初后期,林老师既产生了一批独特的学术观点,又构建了一批具有实用价值的教学模式与方法等。如“学法指导,教中之教”、“学法指导也要有‘法’”、“学导法教学”、“三级学法指导”、“三点阅读法教学”、“读写一体化教学”、“读开放书,写开心文”、“素质型学习方法指导”、“课堂预习法教学”、“目录教学法”、“变识字教学法为识字法教学”和“从阅读教学法走向阅读法教学”的“法”教学、“从学法指导走向学习指导”、“‘课前三思课后三想’的反思性教学”等。“法”教学论在国内成为开创性学术成果。

5. 成熟:退休前后,他针对教育教学的问题而展开了“理”性研究,形成了一批成“体系”的学术研究成果,提出了一些新观点和新做法,产生了较大的学术价值和教育效益。以整理、编写和出版《林惠生教育文选》(1-5卷)为主要标志。

 

纵观林惠生的成长经历,可以用以下“一二三四五六”这一组数字来概括:一条先天不足但充满湘西南血性的铁汉子;(湖南蛮子+湖南士子)两“子”相融的特定个性;在三个教育地域(武冈、汕尾、顺德)工作过;在四大教育领域(教学、教管、教研、教督)打拼过;有五段完整的治学经历(起步、冲剌、发展、创造、成熟);形成六大体系性教研成果(语文学习学、语文哲学、语文教育的“理”性、教育思想学、教育研究论、方法教育课)。

 ●语文湘军名师研究与推介(20): 穷其一生为教育的语文教育家林惠生(二)成长经历篇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语文湘军名师研究与推介(20): 穷其一生为教育的语文教育家林惠生(二)成长经历篇 - 邹天顺 - 邹天顺文学创作室
 

成功经验      

“三书”助我一路成长

 ——教师永远的“修养

林惠生

我积四十多年从教之经历,得出一条为师之道,即:“三书”是教师永远的“修养,“研究”是使我走出平庸,成就教育人生的法宝。“三书”:在教书中读书写书,在写书中教书读书,在读书中教书写书。这里的“教”“读”“写”已经超出原义,都与“研究”相关,即“研之教”“研之读”“研之写”。我认定:只要当一天教师,就要让“三书”伴随一天。我体会“三书”——教师永远的“修养”之路。

 

一、读书:人贵有志,学贵有恒

我是生长在一个受教育极不完整的时代。也就是说,在受教育上存在着严重的先天不足。但是,一个有着教育“先天不足”的人却阴差阳错地当上了教育工作者。而生性倔强、从不言输的我,硬是靠“先天不足(读)后天补(读)”的信念,用“人贵有志,学贵有恒” 的读书观,为“书”而忙了我这一辈子。

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我刚当上中学教师,虽然在当地以舞文弄墨、发表了不少新闻和文学作品而小有名气,但是面对一个全新的教书岗位,第一天报到时便被校长“叮嘱”了一番:“林老师,听说你能写文章,但不一定能教好书呀!”我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之中:是呀,我能当一名好教师吗?沉思之后便是深深的感悟:要教书,得要先读书,读好了书,才能教好书。要做一位“永不掉价”的老师,必须永不懈怠地读一辈书,不可能一劳永逸。

那年月,我把有限的工资,大部分用来购书,自己到外地开会,每每背回来的不是当地特产,而是大捆的书;与各地朋友交往,常常请人代购新书或借书。读书,成了我唯一的乐趣。“面壁十年”,读书不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如此,现在也还是这样。我此生读了三个专业,一是中文教育专业,二是新闻与写作专业,三是教育科学方法论专业。由于这三个专业的系统学习,为我教好书、当名师、当教育专家打下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并且学以致用,用以作述:读了中文专业,在当时便写了一大批诗歌、散文、小说和剧本;读了新闻与写作专业,便在当时为报刊广播电台写了100多篇新闻稿;读了教育科学方法论专业,也撰写发表了一批论文和主编出版了《教育科研操作指南》和《中小学教育科研》等几本书。

同时,我由于爱好广泛,还经常自学有关哲学、美学、教育学、心理学、教学论,自费订阅多种报刊,记得最多时订有14种教育报刊。这样,让我进一步了解语文教学的现状和国内外教改动态,为教好书乃至进行教改实验研究奠定了基础。现在,我虽然退休了,还仍然坚持每天读书两小时的习惯,读专著、读报刊、读网络文章……。

在这漫长的读书人生经历中,我还总结了一个“四书五经”全阅读法。“读四书”就是读:“书上书”(经典名著)、“书的书”(工具书)、“书中书”(文摘与选文)、“书外书”(解读本或教辅书);“读五经就是读:学科专业知识、社会常识、教育教学理论、教学实践技能、创新研究能力与智慧等。为什么要读“四书五经”呢?我体会到,当教师,不仅要读书,而且要注意读书内容的立体性,形成具有“四书五经”完整的立体的知识素养,才有可能把书教好。

我在读书中,之所以能够围绕书而进行不懈的“读·教·写”的循此往复,并坚持而产生成效,是因为我永远铭记一句醒世格言:“人贵有志,学贵有恒”。记得1981年在武冈县自学成才大会上作典型发言的题目就是《人贵有志,学贵有恒》。

二、教书:多点研究和创意,少些简单再现式劳动

作为一名教师,在其教育教学生涯中,如果没踩下几个脚印,没留下一些让人们能够记得的东西,那说明你:缺乏研究,缺乏教学创意,一辈子都在重复一种简单再现式的劳动。如果教师当到这份上,那才是一种悲哀!

于是从1980年开始,我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从不只满足于学生听我的课“有兴趣”, 而硬是把自己的教学班作为教改的“试验田”,在教学实践中大胆改革而尝试、研究各种独特的教学方法

第一,用自己在作文方面的特长优势来打响教改的第一炮:为提高学生作文水平,集中于作文教学的改革:

1.坚持写“下水”作文进行作文教学指导。

我写“下水文”有一个特点:不仅有写与学生同题同作的课堂习作,还有将给学生批改作文的评语也当作“下水文”来写——

1)有时候写一段评语;

2)有时候将评语写成一篇点拨性的作文指导文章;

3)有时候又写成与学生对话交流的说理或抒情性散文;

4)有时候还写成与学生就一个作文问题展开研讨的论文。

即使是“同题同作”的课堂下水作文,我也尽可能写得有特色——

1)有时和学生同桌同时写;

2)有时用口述文来代写,边指导边随机口述一段或几段“美文”,甚至一口气说出五六个开头或结尾;

3)有时只给学生写提纲,并同时说出不同材料、不同结构、不同题型的几类文章材料来;

在那20多年的教学一线,我坚持用写“下水” 文进行作文指导。用自己的写作体验感知学生写作学生的写作问题,用自己的写作思维开启学生的写作思维,从而形成了一套独特而有实效的作文训练方法,努力提高学生的作文兴趣和作文水平。

当有了“下水文”的写作体验与收获之后,我对语文教学便有了全新的感悟:只有写了“下水文”,才知道老师在课堂上滔滔不绝地大讲“如何作文”的理论,对学生到底是否有作用,也明确了如何将理论融合学生写作之中的可操作性的办法。只有“下水”写作之后,才能有此体验与感悟,才能真正从“走近”学生到“走进”学生,我们的作文教学才能真正教了“学”, 对学生作文指导更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也更加懂得古人“功夫在诗外”的道理。

 2.坚持尝试作文“一题多练法”,一次练一点,逐点变化, 以达到作文能力的全方位提高。 : 或练作文立意变化, 或练体裁变化,或练人称变化,或练选材和语言润色的变化等。后来还发展到“多题一练法”, 即一次用几个题目进行关于“审题立意”、“体裁区别与定体”、“材料选择与应用”、“语言风格及其表达”的比较性研究的教学。

3.为了提高学生全面的写作能力不至于偏向某一体一类,他认真探索“作文教学全程序列化”—— 作文单元化同步系统指导。

4.借重鉴赏与读写结合,积极寻求“求异构思法”,创立了“生活·兴趣·能力”三结合的写作指导机制等。

5.《从高考作文题型的发展看今后作文教学改革的趋势——给材料多题多体制》竟被评为全国中学语文测试研讨会优秀论文,于198811月接到国家教委考试中心通知将被收入全国第三届高考改革研讨会论文集(附录),198910月广西人民出版的《全国十年中学语文教学论文选》也收选了此文。

第二,还把“语文”重新作了一系列的“另类”教学改革。

1.在当时开展了与河北张孝纯老师的一体两翼型“大语文教育”不同的“大语文教学法”试验:我是把“大语文教育”比作一棵树,实行“三步尝试法”,后称“种树型”大语文教育。

2.大胆改革教学内容和教学秩序——尝试“目录教学法”,被《当代语文教法学法辞典》收入(广西教育出版社9391版,988月修订版,吴发衍主编)。

3.在教学全程中追求“以人为本,以学生的发展为本,以方法指导为中心线索,以激趣为手段,以启发学生去领悟、感悟、创悟为出发点”的“法教学” 理论体系及其操作项目。

4.对听课评课也有“另类”认识和做法。我到学校老师那里去听课,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不是来听课的,而是来看课,看你老师是怎样上课而不是讲课,看你的学生如何上课学习,而不只是听你讲解,他们不仅听得怎么样,更是学得怎么样,动口动手动脑的学习状态和学习效果怎么样……。”这就是现在流行的“课堂观摩”或“课堂观察”。

第三,我一直在思考着:怎样把我的“游击战”转化为“阵地战”。

“游击战”,就是指零散的、局部的、自发的教学改革与尝试,也就是就事论事的,就问题而研究问题的粗放型研究。“阵地战”,就是指有计划、有目的、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系统的、集约性的体系型研究。

由于有了思想,又加上思辨与实证,透过教学现象洞察教育本质,独辟蹊径,形成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系统性和集约性相贯通的体系型研究。于是便产生了关于“语文三学”研究的初步成果:一是创立了“语文学习学”,二是总结了“语文哲学”,三是发展了“语文艺术学”(心智美育型语文教育)。可以欣慰地说,在这三个不同的领域,我不仅是学术概念的创立者,更是辛勤的耕耘者。

三、写书:让经验理性化,让思想飞扬

我为“书”忙,不仅忙在读书、教书上,还忙在“写”书上。记得我在“愤怒出诗人”的诗意萌发的青年时代,我还写过许多新闻、文学作品之类,还是一个“三流作家”,还成了邵阳市作家协会和青年美学协会会员。但是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有了10余年教育经历且教学负荷愈感沉重的我突然醒悟:人的精力毕竟有限,要想有所得就要有所失,既然当了教师,那么就要成教师岗位之才,在教师岗位上成才。于是我便发生了“写作兴趣转移”,利用已有的写作优势,为教书而写“教”的“书”。那么,又在研究:“教”的“书”是什么?“教”的“书”怎样写?等等,这便成了我新的追求。

1.通过写“教案”、“教后记”和“教学指导书”走进写书的初级阶段。

一是写“教案”( 教学设计),写“教后记”( 教学实录、教学总结和体会、教学案例、教育故事等)。

二是写有关教学辅导书。比如:《单元目标教学与达标检测》、《高考·全方位能力训练》《随堂优化训练》、《高效学习手册》及一批作文指导书,如《考场作文“救死扶伤”技巧谈》、其中最成功的是《作文同步指导》丛书,与当时的教科书形成同步的“单元化”作文指导,产生了较好的教学效果。

2.通过“课题”研究及其成果写作走向写书的高峰阶段。

在我的教研工作中有一个鲜明特色,就是开展课题研究。把课题研究看成是促进专业发展、提升科研能力、创造学术成果写作的基本平台。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共主持了国家及省级课题研究5项,主持市级课题2项,参与国际、国家和省级子课题研究9项。据统计,在这些课题研究过程中共写出了上百万字的成果材料。

3. 通过“系统”整理研究成果写作走向写书的成熟阶段。

一是加强了基于“理”性的研究。比如:注重“学科发展”的建设性研究;致力于以解答教学实际问题的务实性研究;创造性地开展将“学科发展”与“解决教学实际问题”相结合的构建性研究;

二是加强了回归“本”性的研究。比如:积极开展了教育的常识性、规律性、标准与规范的研究,提出加强教育教学“问题”的研究,提出了“教育再认识论”等一些新观点和新做法,产生了较大的学术价值和教育效益。

三是加强走向“体系”的研究。这里主要是整理、编写和出版《林惠生教育文选》(1-5卷),为了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提高自己对教育的认知水平,力求对感性的经验做理性化处理,对问题寻找更好的分析视角和解决办法,对一些当时只随感而发的偶然所得或一己之见,再找机会做再研究,以求得更周密、更深入、更科学的思考和系统探究,按照学术专业的要求和专家标准,整理成为具有一定的学术思想体系,转变为一个个有较为规范而独立的研究主题,将曾经碎片化的研究尽可能系统化、科学化和经典化。

有人说:专家就是思想,专家就是体系。我不敢也不愿自诩为专家,但一定要有用专家标准和专家性行为来要求自己的雄心壮志。所以我常说:永远走在通往专家的路上。现在,我深有感触:有了思想才能有力量。有了思想体系才有研究成果的份量,有了对思想更加清晰、完整、深刻而稳定的表述,才能让你的成果跟着思想走得更远,因为只有思想才具有时空的穿越性。这也是对我几十年教育工作的反思,以寻求一种新的研究型生活状态,继续努力坚持不懈的研究生活,用编选文集来延续自己对教育的一贯挚爱之情,充分体现人退休了但对教育研究退而不休的教育情怀及学术个性。也是用文字记录人生,记下一些事业打拼的深深浅浅的轨迹。我把它称为人生的脚印

四、“三书”: 给了我专业发展的无比精彩

(一)有了“三改一开”的教育变化

    回顾我这四十年来的教育人生历程,深深感到一路走来虽然不容易,但是走得很清醒,很流畅,也很得意,主要靠的是以上“三书:读书·教书·写书”。这种成长主要体现在以下四点上:

其一, 改变了自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的农家子弟、农村中学教师成长为在全国有影响的特级教师、省部级劳模和广东省第一批教授级中学正高级教师。

其二,改造出了一个崭新的语文课堂。在湖南家乡的23年教学,可以说是一部“研究性教学”的创新史。从走上讲台的第一天起就大声疾呼:我不是在教书,而是在教人,在教人读书!

其三,用我的执著开辟了一片教育科研的新绿洲。在湖南和广东汕尾,勤于把一个个教学问题变为一个个课题进行探讨与研究,最终形成一套套、一项项有价值的课题成果和独特的学术观点。

其四,改变了一个地域教学教研相对落后的状况。在汕尾这块教育科研的处女地上奋斗了十六年,不仅一个人全担着高中、初中、小学一条龙的语文教研员工作,还要做好科研办主任、教研室主任工作,而且要把所承担的工作一定要做出成绩,做到在全省全国有点影响。

(二)因“三书”成果而获得社会认可及产生广泛影响

从上世纪70年代起至今已有46年,其中在中学教学一线任教23年(期间兼任完全中学校长5年),从事专职教研工作17年,从事专职督导5年。人家每每看到我如此痴情于读书,激情于教研,总是有使不完的劲,有用不完的灵感,有出不完的成果,问有何秘诀,我只深沉地说:没什么,我的确没有超人的地方,只是把别人玩的时间用到“三书”上了,所以我才至今还不会唱歌、跳舞、打麻将。

现在,可以欣慰地说,我的为师之道,就在于这“三书”,把“三书”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以成就我做一名有思想、有作为的好教师,帮助我在教育之路上一路成长,走向成功。

 

名师心语      

林惠生个人心语 

“人生”——

1. 我的人生基准:顺其自然,自然而然。既在乎其然,更在意其所以然。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2. 我的人生追求:人贵有志,学贵有恒。世上没有不会成功的事,只怕没有不去努力的人;哪怕这件事只有一个人成功,这个人就应该首先是我。

3. 我的人生励志:走路看路,干事成事;做人像人,创业懂业。我们要看人家走过的路,但不要再沿着人家的路去走。看人家走路是一种借鉴,是为了走好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才是一种创造。

4. 我的人生感悟:人,活着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体现“自我”。这个“自我”,就是个性,就是尊严,就是风格,就是特长与成就。

5. 我的人生感受:人生并非苦短,而是苦无---无自己的思想,无奋斗的足迹;无给人奉献,无人生特色……那才是苦!

6.我的人生方法:再烦恼的时候,也只能痛苦一阵子—— 一律看开;再兴奋的事情,也只需激动五分钟—— 一笑了之。

7. 我的人生主张:人生之路的通畅在于:学业事业,永不言弃;小事大事,都要干好。人生之事的成功在于:既要朝最好处努力,但也要往最坏处着想。能动能静,虚实兼攻。

8. 我的人生秘诀:人生有作为,在于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人生有快乐,在于乐其不乐而自觉乐。人要做到:想事有创见,做事有主见,凡事有远见。

9. 我的人生原则:人不可没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气;大事不糊涂,小事不计较;大丈夫能屈能伸,小人物也能想大干好。

10. 我的人生风景:无心于喧嚣与浮躁,只专注于扮演属于自己的角色。尽管有点寂寞,被人遗弃,然而一旦喷出热情的火焰、冒出几份执著的傻气,最终还是会得到一份热闹和一份敬仰。

 

“事业”——

1. 我的求学理念: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仕途一时荣,文章千古在;埋头做学问甘坐冷板凳,伏案求真理岂能朝三暮四?

2. 我的工作态度:我做我的,你说你的,让最终的业绩成果告诉你:还是多做少说好!我干我的,你看你的,让最终的社会口碑告诉你:还是干比看好!事在于干,业成于勤。

3. 我的学术风格:抓住一点,再成一面,点面结合,遂成学术领域;抓住课题,形成思想,突出成果,终成学术体系。什么是专家?专家就是思想,专家就是体系。也就是说,要产生思想的人才能称专家,要出了一套一套形成体系了的学术成果才能成为专家。

4.我的教育观:教书育人不如育人教书,更不如创新育人;创新教育还得教育创新,更要注重教育转型。在教育上既“五育并举”,也要“五育和谐”、“五观齐全”。( 五育即:德、智、体、美、劳,五观即:人才观、质量观、学生观、发展观、效益观)

5.我的教学观:教书不能只看教过多少年,而要看是否教好了多少年。教过并不等于教好!如果没有教好,反是误人子弟! 要明确:教书不教人,教不好人;教人学做人,才算教书。

6.我的教研观:教在研中,研在教中;以学研教,因教而研。课题研讨,课堂探索,课程实践---三课到位。把每一堂课都作为研究性的课来上,做一名研究型的教师。教学无底洞,教研无止境。用教研育人,靠教研创新。

7. 我对事业有个约定:不当教育家,也要走教育家成长之路——当教师,研究型;当校长,学者型;当教研员,专家型。因此,从教近四十年,读书写作不懈,思辩教研且勤。

8. 我对社会有个信念:本分正派,不做小人;坦然处世,诚恳待人;真情实感,彼此为人。

9. 我对自己有个规定:自学、自励,书读天天,苦攀学问高峰;自信、自为,笔耕年年,敢闯学术前沿。

10. 我对教育有个期待:多搞“为人”的教育,少干“人为”的教育。

让我们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再多一点学习和研究,都在一种“实证+思辨”中寻求教育教学更有规律,使教育教学从“有效”走向更有意义。 

 

湘军湘语

天顺言说  

极具个性的语文教育家——林惠生

邹天顺   

一、起点不高终点高 

老师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有受过系统而完整的教育。没有上过大学,没有响当当学历,又在农村中学教书,面对如此低的起点,他毫不自卑,于是,自学成了他一生的志趣。当时他手不释卷,面壁十年,写出了几麻袋读书笔记,完成了大学和研究生的学业(已修三个专业:中文教育、新闻与写作、教育科学方法论)。他边学边教,边教边研,十年一搏,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村中学教师而在三十多岁时就成为199010语文教学通讯的封面人物,九十年代初以“学法指导的开拓者与成功者”列为《当代中国语文教育改革名家评介》的“十位名家”之一(分别为:于漪、钱梦龙、魏书生、欧阳岱娜、刘胐朏、宁鸿彬、洪镇涛、张孝纯、林惠生、黎见明,他是最年轻的一位)。1998年就成为著名特级教师,后来又成为省部级劳模和省名教师,广东省首批教育专家培养对象,广东省首批中学正高级教师。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起点不高”却最后站到了人生的至高点。我发现,他对语文教育的虔诚,对教育改革的执着,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才最终成为勇于创新的语文教育改革家。他的教育改革具有三大特点:广泛性,深刻性,持久性。他改变出了一个全新的自我。

他最牛的就是开创了语文学习学理论体系。

老师从1979年开始尝试课堂预习法以来,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自己开创的语文学习学的长期研究,一直苦苦致力于以学习方法指导为中心线索的新教学模式的系统研究,提出了让学习也科学起来的新概念,构建了经纬网络型语文学习方法系统指导的新教法(参见他的《初中语文学习方法系统指导》一书)
    
老师把语文分成两大系统,即语文学习系统学习语文系统,前者是其内涵,后者是其外延。语文学习系统又分为四个子系统,即:语文基础知识——“分类析误、对症除误学习法;阅读——“三维整体系列阅读法;写作——整体性纵二横四写作法;④听说——“要求·方法·演练序列法。这是就语文学习自身内涵因素而言。同时他又把学习语文系统学习语文的角度出发,分为五个子系统:认识与了解语文——“准备学习法认识与把握学习语文的过程——“五环节学习法掌握学习语文的优化策略——“单元目标学习法开拓学习语文的门路——“大语文学习法追求学习语文的发展与创新——“素质型学习法

老师还着力于学法指导的三观研究:(1)从宏观上,构建了学段型的三级学法指导体系。即:启始年级常规法指导——力图打好基础,培养良好习惯和学习技能;中间年级专题法指导——力图发展提高,培养方法意识和学习能力;毕业年级综合法指导——力图巩固创新,培养理念意识和创新精神。(2)从中观上,构建了方法型的全程式学法指导模式。即从学生语文学习的全过程出发,着重于常规型学习法基础型学习法通用型学习法特殊型学习法创造型学习法五个层次上的学习方法,给予有形、有序的全面、全员、全程指导(即系统指导)(3)从微观上,创设并实验课题型的最优化学法指导措施。即通过组织对一个个课题的探讨、尝试,努力寻求学法指导的最优化。

                 二、不只语文行,还是一个全科型专家 

19953月以来,林老师广东汕尾,除了语文教研以外,还受领导之命全力开展了“教学常规的整体优化与系列操作→教学方法的发展与优化→教学科学的全面探究与多元实践”的三步走教研活动,为汕尾教育科研开辟了新地,奠定了基础,也使自己的教研由语文学科走向全面发展而创造了条件,提供了机会,几年后就功成名就。

20025月,在汕尾市召开的广东省普教系统“百千万人才工程”培养对象的成果展示汇报会上,在林惠生做完题为《专家班助我再次成长》的总结报告后,广东省普教系统“百千万人才工程”培养中心副主任张俊洪教授当场点评道——

林惠生老师在全国已经相当有名气,是全国十位有名气的语文教育改革家之一,但他仍然认真地学习,不满足于已有的成就,始终孜孜不倦地追求更高的境界。他是一名“由学科教育专家走向综合型专家”的专家,是一名不坐书斋型,把自己所学所想用以指导基层开展教研教学的专家。我们有时候做一个研究课题都辛苦,而他同时在做四个研究课题,真不容易呀!

后来,还有不少人尤其是有些资深专家,对我也如此评说——

纵观林老师几十年的研究,发现有三个转变:由单一的语文学科专家向综合型专家转变,由过去的经验型行动研究向课题探究型转变;由出经验、出实践成绩向出思想、出“理论体系”的实践理论方面转变。

他回顾四十余年教研之路,经历了“由自发到自觉”、“由感性到理性”、“由分散到系统”、“由术到道”、“由语文单一学科到教育多元综合”的研究之路,也收获了经验和成果及荣誉,创造了从当时同龄人中脱颖而出的人生奇迹。

 三、一辈子专干一件事:教育研究 

老师常常叮嘱自己:不忘初心,要成长为一辈子都在“想”问题的人,都在“专干一件事”,就是从不甘于现状、不被眼前浮云所迷,永远坚持往长处、高处、深处“想”问题,从全方位、多层次和新拓领域来关注和研究教育,敢于并善于发现且抓住一些敏感点、忽略点、杂乱点来撕开教育本真面目,从而成一个为教育寻找思想、较劲问题且愿守寂寞甚至独行者的人。

事实已经证明:他几十年的教育经历,是一部研究型的教育人生史,演绎着由过去一个教师只联系自己的教学研究过渡为针对教育教学实际问题而开展指导型、服务型研究的发展过程,由过去自己从偏爱的、感觉好的、局部的点滴型教研转变为系统型、多元化且受社会需要而开展教育科学研究的蜕变过程,由不仅开展关于教育该如何做的技术主义研究而扩展到教育“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的全方位、全程型的深层次研究的历练过程,由只面对问题的解决研究走向对未知的发现、对教育规律的探寻、对“寻独见”“发新声”“亮异剑”的改革创新研究的创造过程。所以,才被国内那么多的报刊书籍进行了不少于30次的评介和报道,被誉为“特具个性的教育改革家”、形成风格与特色的“课题专家”和“教改教研常青树”。

到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问他:你干吗还搞课题,还发表论文,职称评了,先进有了,名声也大了。他只是笑着说:这已成为一种习惯了,每天不想想问题,写写东西,还真不自在。我搞研究,做课题,写论文,还从没想到是为了评职称,当先进,当特级教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迷上了教研教改,那时还真没听说“评职称”这回事呀。后来,这教研教改确实帮了一堆事的忙:有了成果什么也就跟着来了:在湖南评了省优,评高级职称时没指标就破格;在广东,先沉默了三年(实为苦苦研究了3年),1998年成了省特级教师,1999年成了省“百千万人才工程”教育专家班成员,后又成了市劳模、省劳模、部劳模和省名师。此后便一发而不可收,还做课题,写论文,更有被多次转载和评介的高质量论文。2009年广东省试评中学正高级教师,也“水到渠成”地评上了正高。现在连单位都没有了(退休),但还坚持每年都有论文发表,还做课题研究……为什么?他说:教育研究早已融进了我的生命,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四、写孤独者的书,写给教育未来的书 

不少人问林老师:你的学术个性到底是什么?林老师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是在写孤独者的书,写给教育未来的书。因为我的人生风格是专注于教育,寂寞于江湖。”为什么要如此做一名孤独的行者?他笑着说:这也许是我受了德国哲学家叔本华一句名言的影响吧——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没错,林老师经常自励说:更让我快乐成瘾的是,为立志做一名有思想有作为的研究型教育工作者,可以不会唱歌、跳舞、打麻将,但一天也离不开看书、动笔、思考问题,可以不断地对教育发出问号、充满思辨、形成观点,进而成为一种人生乐趣。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勤于思考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林惠生老师一直走在教育改革的路上。当大家对“教育”说三道四时,他却静下来冷观热思,做起了研究。当大家对“教育”进行“研究”时,他却开展了对“教育研究”的研究,形成了一批对教育研究的“再认识论”,对教育研究提出了新看法、新见解、新主张,从而推出“教育研究论”这一新概论,现正在进行基于“教育研究论”的一系列拓展性研究,产生了相应的多元化、多角度的教育研究的研究成果。

前几天,林惠生老师用快件寄来了他的几本专著,我初步浏览了他的《“语文学习学”的研究与实践》与《为教育寻找思想——“教育思想学”初探》时,我不禁立马给林老师发微信:林老师,作为一个勇于创新的教育改革家,您的著作颇具前瞻性、前沿性、理论性。老师却认真地回答我:书中的确不少观点是有点逆,可能不为当下人所认同,但我这是对教育所做出的一种“理”性研究,是在用一种职业良心去写,用一种职业敏感性去写,用一种专业关注度去写,是写给教育未来的。

他还深沉地说:我先天不足不仅是没有正式上过大学没有体面学历,因此而少了“高层”的师生、同学和学术门派弟子等人脉资源,也因都在经济和教育双欠发达的低洼之地工作,更少了外出开会、出书及行政资源,那些书籍报刊的报道与评介,不但没收过任何“版面费”,还因用了其肖像和有关资料而给了稿费。是啊,全是冲着他的业绩与精神而来。现在,可以总结地说:林惠生老师,用“语文湘军”精神,走出了一条“自学·进修·研究·创造”的成功的专业成长之路,用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终于成长出了一个全新的自己——全国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硕果累累的教育专家,成为“中华语文网”全国68位语文教育名家之一,写进了《世界名人录(中国卷)》!

2017722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